8月20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大屏拍摄的神舟十二号乘组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在出舱任务结束后挥手示意。

新华社记者 田定宇摄 “从这里飞向太空——庆祝建党100周年‘中国载人航天互动科普展’”自3月18日起在中国科技馆开幕,吸引不少市民前来观展。人们不仅可零距离观看我国最新的航天器和训练设备,还可化身航天员,沉浸式体验失重环境下的训练、航天器的发射和轨道运行。图为观众在中国科学技术馆观看舱外航天服。陈晓根摄(人民视觉)

8月20日14时33分,经过约6小时的出舱活动,神舟十二号航天员乘组密切协作,圆满完成出舱活动期间全部既定任务,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安全返回天和核心舱,比原计划提前了约1小时,空间站阶段第二次航天员出舱活动取得圆满成功。8月20日,神舟十二号乘组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身着中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飞天”舱外航天服,先后从空间站天和核心舱节点舱成功出舱,并顺利完成第二次出舱活动的全部既定任务。太空之中,“飞天”舱外航天服格外亮眼。舱外航天服是航天员的“飞天战袍”,也是执行出舱活动的“护身铠甲”。在第二次出舱活动中,舱外航天服的功能性能得到了进一步检验,展现了中国载人航天的实力。

提供环境防护和生命保障 舱外航天服相当于一个微型载人航天器。虽然看上去貌不惊人,但它是航天员生命安全的保障,代表着高科技领域的尖端技术,是一个国家载人航天实力的重要体现。出舱活动风险极高。1965年,太空行走第一人、俄罗斯航天员阿列克谢·列昂诺夫第一次出舱时就因气压差问题导致航天服膨胀,险些无法返回舱内。太空中的环境极为恶劣,为了抵御强辐射、高低温等不利条件,舱外航天服必须为航天员提供安全有效的环境防护、密闭空间的环境控制和生命保障。2008年,在神舟七号任务中,中国航天员翟志刚身着“飞天”舱外航天服,首次成功实现出舱活动。与神舟七号任务相比,空间站任务中的航天员要进行长时间的舱外操作,这对舱外航天服的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据专家介绍,新一代“飞天”舱外航天服进行了大量改进与升级,安全可靠性更高、支持舱外活动的时间更久、测试维修性更强。中国航天员中心航天服工程室主任、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张万欣说,新一代舱外航天服在3个方面进行了重要改进:一是改变了结构布局设计;二是提高了服装的寿命;三是提高了人服能力。新一代舱外航天服高2米左右,重100多公斤。虽然看上去很厚重,实际上重而不笨——穿上“战袍”的航天员既能抵御太空的环境风险,还能灵活行动、完成任务。正如航天员刘伯明所说,穿着中国研制的新一代舱外航天服,更加有信心应对各种挑战。舱外航天服对于真空、辐射和高低温的超强防护作用,主要源自于服装的多层设计。航天服的最里层是衬里和尿收集装置;衬里外是用于散热的液冷通风层,将水作为冷却液来冷却航天员身体散发的热量;液冷通风层外是用于产生一定压力的加压气密层;再外一层是限制加压气密层向外膨胀的限制层;限制层外是对付舱外大温差变化的隔热层;最外面则是保护层,由多种纤维复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